笔趣阁

第1071章 欺人必自欺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真笨。”

    楚南冷冷的说道。

    说话的时候,一只脚狠狠的踩在这个家伙的裤裆部位。

    其实,并不是楚南心狠手辣,只是他很清楚,像眼前的这个光头这种人,平时肯定是胡作非为习惯了,他的同伴刚才既然能够如此那么嚣张的对一个小姑娘说出那种话,就说明这种事情,他一定是没少干。

    所以,对待这种人的时候,楚南根本就毫不留情,而且作为黑、手、党成员,估计杀人放火的事情,也是干下了不少。

    楚南现在这个折磨这个家伙,也算是帮他赎罪了。

    诚然,楚南不是上帝,他没有资格代表谁去惩罚某个人。

    但是非常遗憾,楚南他不信上帝,他只信善恶因果,他只知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他只知道,眼前这货自己不教训狠一些,他以后只会更加的狂妄。

    今天就让你华夏爹爹,教育教育你这不出息的美利坚恶霸。

    “嗷嗷嗷嗷!!!——”

    伴随着楚南踩踏脚步的这个动作,眼下的这个光头佬,疼的嗷嗷直叫。

    碎玻璃渣在他的裤子里面,估计是划破了不少的皮肉,而他那扭曲煞白的面孔,也是说明了他是有多么的痛苦。

    狠狠的踩踏了两下,楚南停下来,然后冷冷的问道:“你脸上的蝎子吓跑了吗?”

    “啊,呜呜呜,华夏大爹地,求您了……它根本就不跑啊,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求求您饶了我吧。”

    这光头已经被楚南给折磨的没有一点脾气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内心里,都是受到了极大的折磨,今天,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竟然是会害怕一个华夏人,他万万没有想到,横行全世界一直都是嚣张无比的黑、手、党,竟然是被一个华夏人给狠狠的践踏了。

    而且,自己现在确确实实的害怕了,恐惧了,他对一个华夏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惧怕感。

    他不敢不服输,不然的话,再被楚南这么踩踏下去的话,估计下半辈子自己的小弟弟都再也无法雄起了。

    “唉,真笨。”

    楚南显得很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忽然放弃了继续折磨这个家伙,而是指了指刘小茜的方向:“好吧,你跪在这里,一个劲儿的磕响头,说对不起,直到我满意为止。”

    “好好好!”

    听到磕头的指令,这光头如获大赦,当即就忍着疼痛,跪在那里,一个劲儿的朝刘小茜磕响头。

    楚南瞪了一眼在场的其他黑、手、党成员,说道:“你们也要跟着一起磕头,不然你们的下场会比他还惨。”

    其他几个人也都见识了楚南的凶悍,虽然其中有一个人不愿意服输,但是看到其他的同伴也都跟着跪下磕起头来,他知道自己肯定也无法兴起什么风浪了,为了不多受罪,也只好就这样跪下来磕头。

    而在刚才的过程之中,其中已经有人悄悄的将手机掏出来,准备联系其他的同伴,但是很遗憾……楚南将这一切发生的都非常快,根本就没有给这些人过多的反应机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南将目光转向了周围那些一直在默默围观,尤其是其中有两三个是拿着手机在拍的人,楚南当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他们身上的时候,这几个人吓了一跳,迅速的就将手机作势要藏起来。

    而楚南则是两三步,迅速的走到了这几个人的面前,上去一把夺过来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几下子将他们的手机毁掉了。

    是的,也许他们并没有犯罪,但是,这种冷漠旁观的人,他们多多少少在刚才也歧视了楚南和刘小茜的华夏人身份,而且是根本就是一种幸灾乐祸的样子,也正是有这种人的存在,才助长了那么多的横行霸道的人的士气。

    这种人,砸个手机算是轻的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又没有向你挑衅!”

    有一个被砸手机的男人气愤的站起身来,气呼呼的对楚南的说道。

    楚南上去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这个男人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这男人直接是被打懵了,但是他考虑到刚才楚南是表现出来了那么牛逼的战斗力,所以,他没有敢还手,而是显得非常委屈的说道:“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我见过的最野蛮的华夏人!!”

    楚南冷笑一声:“最野蛮的华夏人?——呵呵,你意思是说,之前所有的华夏人,在受到欺负的时候,都不敢说话,不敢反抗的吗?”

    这家伙一愣,随即说道:“是的!大部分是的!但这不就是你们华夏人所说的谦逊与以和为贵吗!”

    “啪!”

    又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这个家伙的脸上。

    楚南说道:“告诉你,华夏人的确谦逊,主张以和为贵,但是,这一切是因为我们华夏人儒雅,不愿意伤害别人。这不是可以受欺负的理由。你记住,你们这种遇到有人受害而熟视无睹,甚至还幸灾乐祸的用手机录像的行为,就应该挨巴掌,在我们华夏,孩子做错事情并且顽劣不听劝的话,长辈有的时候会忍痛动手的。而现在,我很心痛,但不得不帮你父母教训一下你。”

    说着,楚南又是“啪!”的一巴掌扇了上去。

    “啧,真是心痛。”

    楚南摇了摇头,然后显得有些无奈的扭过头走开。

    抛下这个被扇的两边脸都肿胀起来的家伙,一个人在那里委屈的仿佛快要哭出来了。

    他似乎是意识到了楚南话语之中的道理,但是他一向都是有不爽就发泄的,结果今天被一个功夫高手给教训了,真心是有苦说不出啊,只能默默的承受。

    而此时,楚南已经走到了刘小茜的身边,缓缓的拉起刘小茜的手:“小茜,我们走吧,吃顿饭吃成这样,真晦气。”

    刚才刘小茜,真的是有些被楚南的那种戾气给吓傻了,但是楚南那令人害怕的模样背后,却是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极致的安全感,这让刘小茜感觉非常的安心。

    尤其是在楚南此时伸出手和刘小茜牵手的时候,刘小茜下意识的就将脑袋靠在了楚南的胸膛之上。

    她感受着楚南平静沉稳的心跳,感觉很幸福,感觉自己是被一个帅气的巨人给呵护在手掌心一样,非常有安全感,甚至是非常有归宿感。

    就这样,楚南和刘小茜缓缓的走出了餐厅,留下了一整个餐厅的人。

    …………

    在楚南离开之后,那个光头终于是再次痛苦的大吼了几声。

    原来,他是伸手进了裤裆,想要将那扎在肉里的玻璃渣子给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