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2章 胆敢刨我祖坟?!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楚南直言不讳:“我打算明天回去我的老家一趟,家中有一些祖辈留下来的玉器,和我的这个祖传玉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玉佩是我的家传信物,不可易手。但是那些家中留下的玉器,却没有那么重要。”

    “真的??”

    赵文昌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了奇门之事,刚才楚南将玉佩给他的时候,那舒服到令人快要"shen yin"出来的感觉,令他久久无法忘怀。

    而赵文昌现在也很清楚,他可能被某个认识奇门之人的家伙算计上了,以后可谓是危险多多。

    有这么一个趋吉避凶的玉器在身上,也是能够保佑自己的安全。

    赵文昌就算家世再牛逼,但是在遇到这种奇门之事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无力。——江湖早就有这个传言,惹到谁,都千万不要惹到精通奇门之术的人物,如果这个人恰巧是心思狭隘睚眦必报的人的话,那么某些人恐怕就要大难临头了。

    好在,现今社会,这种懂得奇门之术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这里说的懂得奇门之术,是真的懂得立阵破阵的高手,而不是那些只会空口扯淡、略知皮毛的江湖术士。

    这种人存在的概率,在现今这个世界上,毫不客气的说,恐怕连亿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

    “嗯,赵伯父,你千万不要想那么多,也不用担心。——既然你是子鸿的父亲,就是我楚南的亲人,我楚南没什么家世背景,但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会倾力而为。”顿了顿,楚南掏出纸笔迅速的写了一个方子,“虽然说煞气已经解除,但是您的身体在最近这段时间内,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影响,这是一些补气补血的方子,回头吩咐人给你按照这上面的注明服用。三天之后,您的身体就会完全恢复。”

    “好,谢谢了小楚!”

    赵文昌接过楚南开出的方子,重重握着楚南的手,真诚的道。

    “嗯。”楚南也没再客气,点了点头。

    …… ……

    就这样,赵子鸿的父亲,赵文昌的危机完满解决,至于赵文昌以后能不能找到那个在幕后陷害自己的黑手,那就全凭他的造化了。楚南并没有太仔细观察赵文昌的面相,而是看到了一副否极泰来的苗头,应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比较顺利。

    赵家热情的留楚南在那里用餐,却是被楚南委婉的拒绝了。

    回公寓之后,楚南发现唐心不在,给自己留了一个便条,说是出去有事,于是楚南就打电话询问了唐心是不是确定会拍摄广告的事情,唐心一口答应。

    然后楚南在给夏月婵通报了一声之后,就随便洗个澡,上了上网。

    “呃,怎么现在的网络用语我都搞不懂什么意思啊……”楚南本以为自己已经渐渐融入到了如今的互联网时代了,但是他今天一上网,又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了。

    “这一条帖子有什么的特别的啊……为什么跟帖数达到了好几万??”

    楚南点开了一个名为【,有本事别留邮箱。】的帖子,里面跟帖数好几万,而且清一色都是留下的邮箱。

    “这网络里的人是怎么了?什么?都说了不让留邮箱了,还留邮箱……”楚南发现自己实在是搞不懂论坛里的那些人,于是就打开了qq。

    可是打开qq就更不懂了。他发现自己所有的qq好友的个性签名都改成了——今天捡了一张银行卡,密码输我生日竟然对了,取了三百吃了火锅。

    “我擦我是不是又凹凸了?!——大家到底每天都发生了什么啊。”

    楚南实在是不理解网上的那些东西,于是他果断关电脑睡觉。

    …… ……

    第二天,他独身一人回去了老家一趟,没干其他事儿,就将家里的那些被爷爷当年把玩过的玉器给打包带走。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离开老家宅子的时候……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响动。

    一种直觉告诉他,要小心一些!

    于是他迅速的躲进了老家里的茅厕之中,不发一声。

    茅厕后方,就是老家的土院子,土院子下面,其实是一个小型陵墓,里面有自己的太爷,太奶,以及自己的爷爷和奶奶的墓。

    “狗哥,咱们就直接这么刨进去么?”

    “废话!赶紧的动手!”

    “可是……刨人家祖坟的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缺德了……”

    “滚!别废话,难道你不想抽个红签?!——在社团混了这么久,咱们哥俩还是庸庸无为,看看那些大哥们,整天吃香的喝辣的,那都是因为对社团有贡献!咱们要是能够从楚家的祖坟里找出来那个什么龙头棍的话,哪还用天天这么混啊?!直接就奔去亚洲总帮舵了!!”

    “可是……咱这个消息准不准确?……亚洲总帮舵的人也就来过内地几次,传来的龙头棍遗失的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确,就这样把咱们老乡的祖坟给刨了……”

    “管他准不准确!咱俩和这楚家是老乡,社团里没人知道楚家的下落,只有咱们知道!这就是天注定!必须咱们干!”

    “可是……就一定是同一个楚家么?”

    “宁可搞错,不可放过!他娘的!别废话了!!赶紧的给我刨!!”

    …… ……

    此时在茅厕里面的楚南,只有一墙之隔,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当搞清楚的时候,他勃然大怒!!——有人来刨自己家祖坟!这怎么能忍?!!更何况,这两个人,听口音还是老乡!!同乡胞亲就这么祸害自己人么?!!

    “啪。”

    一声细想,楚南脚下猛然蹬动地面,跃然从墙上翻腾过去,双脚落地。

    眼前那两个扛着锄铲的男人立刻就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