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5章 林母的遗言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教务室中。访问:щщщ。

    刘新宇跟刘大军面对面坐在一起,手中拿着一把水果刀跟一个苹果,正在慢慢的削着。

    “新宇啊,你小子原来深藏不‘露’啊。”刘大军望着刘新宇,嘴角带着笑意。

    刘新宇专心的削着手中的苹果,削完之后,将苹果扔给刘大军,说道:“刘叔,吃个苹果堵堵嘴。”

    “……”刘大军有些无语,接过苹果啃了起来。

    “新宇,以你现在在云大的影响力,怕是有着无数美‘女’投怀送抱了吧?”

    刘大军跟刘新宇在一起,丝毫没有教务处主任的严肃,该聊什么话题就聊什么。

    “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啊!”刘新宇叹出一口气,打趣的说道。

    刘大军听到这句话,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怎么样?反正你上不上课也没啥用,要不咱叔侄俩喝一杯?”

    说到这里,刘大军拿出了一瓶茅台,示意的朝着刘新宇摇了摇。

    “好啊,正好闲来无事呢。”刘新宇耸了耸肩,现在他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众人的注意,正想找个地方消停会儿呢。

    话语落下,刘大军准备开酒,但还没等他打开呢,刘新宇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电话是林诗音打来的,刘新宇按下了接听键,还未等他说话的,手机中便传出一道哭声。

    “新……新宇哥,你能不能过来,我……我好害怕。”

    刘新宇听到林诗音颤抖的声音,起身皱眉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我害怕。”林诗音情绪好像很‘激’动,声音中带着无助跟哭腔。

    “等着,我马上过去。”刘新宇挂断电话,望向刘大军说道:“刘叔,改天再喝吧,今天有点儿急事!”

    “好,你去忙吧。”刘大军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什么事,但从刘新宇焦急的表情上来看,肯定是大事。

    他还从来没见过刘新宇‘露’出这样的表情呢,竟然这么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新宇快步朝着停车场跑去,眼神中的焦急情绪显‘露’无疑,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因为这个‘女’人是林诗音,是那个跟刘诗诺气质很像的人,所有他根本无法镇定,恨不得立即赶到现场。

    “刘新宇?”王穆琳上楼,刚好看到着急下楼的刘新宇,轻声喊了一句。

    “有事儿等我回来再说。”

    刘新宇连看都没看王穆琳一眼,准确的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跟自己说话的人是谁,因为现在他心里……只想着马上赶到贫民区。

    现在正好是下课的时间段,楼道里人很多,挤挤的,刘新宇眼神中浮现一抹烦躁,焦急的心情让他无法平静。

    “都他|妈|的给我滚开!”刘新宇大喝了一句。

    声音之大,响彻在了整个教学楼,就连教务处的刘大军都听到了。

    楼道里的学生都愣住了,但也不敢得罪刘新宇,齐齐让开了一条路,王穆琳黛眉皱起,眼神复杂的望着刘新宇的背影。

    ……

    刘新宇开着车,连闯了三个红灯,全速朝着贫民区行驶而去。

    ‘交’警并没有追他,就算他们想追以他们的车速也追不上,只能默默的记下了车牌号,扣分罚钱处置。

    当刘新宇来到贫民区楼下的时候,林诗音家的楼道里已经站满了人,前方一辆急救车停在那里。

    刘新宇下车,朝着楼道走去,不少人认出了刘新宇,都让开了一条路,他们连青年都惹不起,更别说将青年给废了的刘新宇了。

    “发生什么事儿了?”

    刘新宇咽下一口唾沫,该不会是林诗音出事了吧?

    深吸了一口气,刘新宇走进房间,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林父尸体时,愣了一下,旋即望向躺在一旁奄奄一息的林母。

    最后他发现林诗音没事,只是蹲在那里抱着身体发抖,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医生站在林母的面前,摇了摇头,意思是没用了,就算急救也救不回来了。

    刘新宇走到林母面前,当他看到林母的样子时,皱了皱眉,医生说的没错,已经回天乏术了。

    “怎么回事?”刘新宇望向站在楼道里的贫民区邻居,询问道。

    经过知"qing ren"一说,刘新宇知道了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说来也怪他。

    昨日刘新宇走的时候,给林诗音了一万块钱,但林诗音回到房间后,被林父发现了,林父将钱抢了过去,想去买毒品。

    这一次,林母并没有阻拦,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麻木的望着地面。

    一晚上的时间,林父将钱霍霍没了,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他回来了,倒头就睡。

    而林母,则是拿着一把菜刀……砍在了林父的脖子上,一刀致命!事后,林母也割了手腕。

    林诗音中午下班回来,看到这一幕打了12o,然后就给刘新宇打了电话,但是时间太长了,林母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刘新宇叹出一口气。

    林母为何这样做?还不是因为她已经绝望了吗?她对林父已经死心了!

    她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为了林诗音,她杀了林父,然后选择自杀,只有这样林诗音才有一条活路,不然说不定哪天,林父就再将林诗音给卖掉了。

    “哀莫大于心死!”刘新宇复杂的望了一眼林母。

    林母的心早就死了,怕是自从林父吸毒的时候,她的心就死了,但直到昨天,她才绝望,对这个家绝望!

    林母不怕苦累,哪怕是住到了贫民区,她也没有怨言,但是林父的种种做法实在令她看不到一丝的希望,终究……林母还是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伯母,您这又是何必呢?”

    刘新宇有些后悔,他后悔昨天为何不直接果断一点儿,为何不将林母跟林诗音带走,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新宇……”

    林母望向刘新宇,无神的眼神中闪过‘精’芒,刘新宇知道,这是她……最后的回光返照!林母有话要对自己说。

    “我在呢,伯母您想说什么?”

    刘新宇蹲下,握住林母残温的手掌,‘露’出一个牵强的微笑。--35926+aahhh+26o3753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