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7章 房内有东西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好厉害……”

    凌诺羽美眸中惊意连连,她清楚张浩宗的实力,能成为上海三巨头之一,肯定不简单。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被毫无反抗之力的击杀了!

    令凌诺羽震惊的不只是这些,而是刘新宇才二十岁而已,怎么会有如此强绝的实力?这种实力,怕是已经达到地煞榜的门槛了吧?

    “我们快离开这里。”

    震惊之余,凌诺羽知道这里很快便会被警察包围,而群龙会的人估计已经朝这里赶来了。

    刘新宇跟潘铭跟在凌诺羽的身后,他本来不想继续跟凌诺羽有什么瓜葛的,但是……他对上海一点儿也不熟悉。

    天上人间是有着很多出口的,凌诺羽带着刘新宇两人从最不引人注意的一个电梯口离开了这里。

    “凌大美女,咱们去哪儿啊?”出来之后,潘铭问道。

    由于张浩宗已经死了,所以他对凌诺羽也不再称张夫人,而是喊凌大美女。

    “先去我家吧。”凌诺羽正色说道,不过说完这句话她隐约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便脸红了下来。

    自己一个女人,邀请两个男人去自己家里,这实在……

    “你家?”刘新宇双眼微眯,点头说道:“也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先去那里躲一下吧。”

    潘铭听到刘新宇这句话,摇头说道:“这你就错了,什么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你还不知道吧?张浩宗真正的家……除了凌大美女跟他自己之外,群龙会的人都不知道在哪儿呢!”

    “哦?”刘新宇闻听此言,笑了笑,边走边说道:“看来这家伙还挺多疑的,是怕自己被手下的人杀掉吗?”

    都说狡兔三窟,张浩宗就是一个例子,他向外界公开的房子并不去住,而是每天在他那座无人知道的房子里休息。

    “谁知道呢,不过这倒是给了我们一个不错的藏身之处。”潘铭笑了笑。

    ……

    凌诺羽将刘新宇跟潘铭带到了一个不大的别墅里,这个别墅真的很一般,不过作为藏身地……还是不错的。

    “刘先生,潘先生,你们两位随意坐,别客气。”凌诺羽说完便朝着冰柜走去,顺口问道:“喝什么?”

    “有冰奶吗?”刘新宇有些怀念云大冰奶的味道了。

    “冰奶?没有,酸奶可以吗?”凌诺羽拿起一瓶爽歪歪的酸奶,问道。

    “……”刘新宇无语,望着一旁的矿泉水说道:“给我来瓶矿泉水吧。”

    “我也要矿泉水吧。”潘铭说完,对着刘新宇轻声说道:“冰奶倒是没有,不过人|奶倒是……”

    话还没说完,刘新宇便一拳打在了潘铭的小腹处,潘铭吃痛,捂着肚子趴在了沙发上,脸色宛如猪肝。

    潘铭的声音并不高,但也不低,刚好能被凌诺羽听清,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眼角不经意的瞥向刘新宇。

    也正因为潘铭故意让凌诺羽听到了,刘新宇才给了他一拳,让他老实会儿。

    凌诺羽表情有些尴尬,走到刘新宇面前,将水递给他。

    刘新宇准备接取,但就在这时,他眉头一皱,眼神望向一间朝西开的房间。

    由于失神,他的手握住了凌诺羽的白净的手掌,凌诺羽身躯一颤,她已经十多年没被男人碰过了,这么一碰心里紧张了起来。

    刘新宇依然望着房间处,鼻子猛吸了几下,好像在嗅什么气味。

    凌诺羽的脸色羞红了下来,她以为刘新宇是在故意这么装样子,为的就是借机抓住她的手。

    而刘新宇嗅气味的举动,也被凌诺羽认为……他是在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一想到这里,凌诺羽的脸颊比挨了一拳的潘铭,还要红。

    “怎么了?”潘铭感觉到刘新宇的眼神不对,皱眉问道。

    该闹的时候闹,该正紧儿的时候就必须得正紧儿,潘铭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有东西!”刘新宇双眼微眯了起来,那个房间里有东西!

    话语落下,凌诺羽跟潘铭齐齐一愣,有东西?有什么东西?

    特别是潘铭,他知道刘新宇不是那种没事乱开玩笑的人,便起身准备朝着房间走去。

    难道有人藏在那里?但不应该啊,他们三人的行踪应该不会这么快泄露吧?而且……这个地址除了张浩宗跟凌诺羽之外,没人知道了。

    “别动!”刘新宇松开凌诺羽的手掌,起身拦住了潘铭。

    “怎么了?”潘铭不解,至于吗?难不成里面有鬼?

    凌诺羽被刘新宇的举动搞得稀里糊涂的,放下手中的矿泉水,问道:“到底怎么了啊?”

    “那个房间是放什么的?”刘新宇盯着房间,问道。

    “那个房间我不太清楚,张浩宗一直不让我进去,而我对他的事情也不感兴趣,听他自己说……好像是仓库。”凌诺羽如实说道。

    刘新宇闻言,轻笑了一声,仓库?张浩宗百分百是说谎了。

    “有钥匙吗?”刘新宇问道。

    虽然他可以不用钥匙进去,更可以用暴力手段打开,但这毕竟是凌诺羽的家,他得征求主人的意见。

    “钥匙一直在他那里,而且这座别墅差不多十年了,我一直没见这个房间门打开过,也从没见他进去过!”凌诺羽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不介意我打开吧?”刘新宇转身问道。

    凌诺羽摇了摇头,说道:“诺羽的命都是刘先生救得,刘先生随意,当成自己家就好了。”

    话语落下,凌诺羽脸颊又红了起来,当成自己家?他会不会想歪了?

    不过当她看到刘新宇依然只是注视着房间门的时候,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心中也升起失落的情绪。

    难道自己对他就没有一点儿吸引力吗?还不如一个房间门?现在凌诺羽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变丑了。

    刘新宇走到房门面前,在潘铭跟凌诺羽好奇的注视下,一脚便将门锁踢掉。

    手掌按在房门上,微微用力一推,房门传出一声‘吱吱’的声响,被缓缓的打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