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0章 鬼婴赢勾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好,我答应你!”

    尽管鬼婴的要求有些苛刻,但刘新宇依然答应了下来。

    因为刘新宇的目的并不是想要一个打手,而是鬼婴本身!

    鬼婴这种存在可以划入逆天的行列之中,它是天地阴气所孕育,它跟着一个善人还好,如果跟着一个恶人,那以后的鬼婴……怕是会成为隐患。

    刘新宇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也不是一个坏人,他有自己的原则,从不无故杀人。

    现在的鬼婴只是一个幼年期,心中对善恶还没有很大的认识,刘新宇决定将它带在身边,给它灌输正确的理念。

    “哦?你答应本少的要求?”鬼婴诧异的望着刘新宇。

    说实话,它对人类没有什么信任而言,就好比它接触的第一个人类张浩宗,为了自己的欲|望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对,答应,我说出去的话,肯定会办到。”刘新宇松开鬼婴的道。

    鬼婴打量起刘新宇,身上密密麻麻的符文闪动,血色的瞳孔仿佛可以看穿刘新宇内心的想法。

    就在鬼婴身上符文闪动的瞬间,刘新宇感觉有股力量探视着自己,他知道这是鬼婴的试探,便没有设防,让那股力量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你跟其他人不同,好吧,本少相信你一次。”鬼婴查看了刘新宇的真实想法,眼神复杂的说道。

    它可以感觉到刘新宇是站在它的出发点提出这个要求的,为的是让它可以有着正确的理念,不要被恶人所用。

    “你有名字吗?”刘新宇听到鬼婴同意,微笑着问道。

    “没有,你们奇门里不是称我为鬼婴吗?”鬼婴跳到刘新宇的肩头,坐下说道。

    刘新宇点了点头,望向鬼婴说道:“那我以后总不能喊你鬼婴吧?这样吧,以后我喊你赢勾如何?”

    赢勾,传言与将臣、旱魃、后卿同名四大僵尸始祖。

    刘新宇给血尸取名为将臣,给鬼婴取名为赢勾,为的就是希望它们可以有着如同它们先祖一般对善恶的独特认知。

    “好啊,一个名字而已。”鬼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但就在赢勾两个字响起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鬼婴身上那奇异的符文闪动了一下,仿佛是认同,也仿佛是在共鸣。

    “你在青铜瓶里待的年岁也不少了,但却还是个孩童的样子,这样吧,以后你我兄弟相称,我为兄,你为弟,如何?”刘新宇问道。

    “随便你,本少又不在乎这些细节。”赢勾翻了翻白眼,对它来说,只有有吃的,能让自己赶紧长大就可以了。

    刘新宇笑了笑,想起当日与将臣的匆匆一别,说道:“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找你将臣大哥。”

    “将臣?什么东西?”赢勾问道。

    “一个跟你差不多的人,现在的话……应该超脱金刚尸,成为更高级的存在了吧!”刘新宇随口说道。

    一年前将臣就可以一击秒杀有着群侠榜实力的柳大海,现在过去一年了,想必他已经将昆仑山的灵尸吞噬了吧?实力肯定更强了!

    要知道这些存在提升实力的速度比人类快的多,刘新宇这一年都成长了这么多,更别说将臣了。

    “什么时候见啊?”赢勾眼神亮了起来,口水从嘴里流出,说道:“应该很好吃吧?”

    “……”刘新宇无语,吃将臣?怕是现在的赢勾,连给将臣塞牙缝的实力都没有。

    “好可爱的孩子啊!”

    就在刘新宇愣神的时候,凌诺羽将刘新宇肩头的赢勾抱了起来。

    赢勾本来想拒绝的,但是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压在一团很柔软的地方时,双眼眯成了一道缝,样子别提多淫|荡了。

    刘新宇跟潘铭看到这一幕,齐齐一愣,感情这鬼婴……还是一个色胚啊!

    赢勾作出一副萌萌的样子,脑袋故意的在凌诺羽胸前耸动着,凌诺羽感觉到了赢勾的举动,脸色一红,但也没说什么,在她的认知里,这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赢勾嘴角流出口水,挑衅似的望向刘新宇,仿佛在说:看到没?本少虽然是个孩子,但孩子也有孩子的好处。

    刘新宇眼角抽搐,轻咳了一声,说道:“赢勾,你先回瓶子里去吧,明天再出来,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要休息。”

    “啊?”凌诺羽抱着赢勾,显然还没抱够呢,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恋恋不舍的将赢勾放下,笑着说道:“小弟弟你先回去,姐姐明天再跟你玩。”

    “那行,本少先回去了。”赢勾有些留恋的望了一眼凌诺羽的上身,默默的回到了青铜瓶中。

    “我们也各自休息吧,明天看看外界对张浩宗死亡的反应,再商量对策。”刘新宇说完,便朝着一旁的客房走去。

    潘铭耸了耸肩,拿起一旁的矿泉水,边喝边朝着客房走去,现在刘新宇给他的感觉越来越神秘了,实力这么强不说,竟然还懂得道术。

    ……

    刘新宇躺在床上,将衣服脱光,只剩下一条裤|衩,便准备关灯睡觉。

    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刘新宇下床去开门,他以为是潘铭。

    但就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愣了一下,因为外面的人并不是潘铭,而是穿着睡衣的凌诺羽。

    “凌小姐,你……有什么事儿吗?”

    刘新宇望着凌诺羽隐隐若现的丰满身躯,咽下一口唾沫,他是一个男人,对女人不可能没有兴趣,更何况还是美若天仙的凌诺羽了。

    “我……我身上多了一些东西。”凌诺羽的表情很尴尬,话语的意思也没表达清楚。

    “恩?什么意思?”刘新宇皱眉,不解的问道。

    “就是……就是我身体上,有些黑色的手印。”凌诺羽望向刘新宇,有些紧张的说道。

    刘新宇闻言,瞥向凌诺羽的胸口,他明白了凌诺羽的意思。

    因为方才凌诺羽抱过赢勾,而赢勾属于阴气所化,尽管赢勾对凌诺羽没有恶意,但它毕竟还小,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阴气,所以阴气留在了凌诺羽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