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7章 奇怪的直觉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杀子之仇,这可不是小事儿。

    周云胜的父亲,也就周云胜这么一个儿子,儿子莫名其妙的忽然死了,他当然是要追究到底了。

    他不仅仅是要追究到底,而且还要亲手将这个杀害自己的儿子的凶手给弄死,狠狠的弄死,只是很可惜的是,在他发现这个凶手不是楚南的时候,他有一种全身的暴躁劲儿都打在了棉花之上的感觉。而且周云强完全是站在一个更加理姓的立场上和自己说那些事情。

    当然,作为亲人,周云强的那个态度,有点令人心寒。

    不过周云胜的父亲很清楚,作为一个家族决策者,是绝对不能感情用事的,这么些年,周云强之所以可以这么成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够理姓,思路永远都是够清晰的。

    所以,他当然不能去说什么,周云强做事情有自己的一套原则,而且他之前说的很有道理,令人无法反驳。

    区别只在于,是否足够感姓,或者是否足够理智了。

    但是,周云胜的父亲也同样很清楚,周云强若是想要找寻这个幕后的杀人凶手,并且将华夏商盟给狠狠打击一番,这个可能还是有的。

    所以,决策者都发话了,周云胜的父亲,也不需要再去征求什么。

    …… ……

    电视之中。

    很多新闻媒体都是针对周云胜的葬礼进行了相关报道,社会影响力还不小。

    更有意思的是,也不知道是周氏家族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而为之,报道之中,一些相关报道言论里面,还特地是将楚南阻止起来的华夏商盟,和周云胜组织起来的京海共荣圈放在一起谈论了一下。

    有些媒体还好,是很客观的报道,但是有些媒体新闻,竟然是说周云胜之前和楚南可能是有些不对路之类的话语。

    这个就有些要命了。

    虽然现在周氏家族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是楚南有可能是杀害周云胜的嫌疑凶手,但是这些捕风捉影的舆论,也是够楚南无语的了。

    “各位观众朋友,我们就周云胜离奇死亡的时间,对京海共荣圈的各个相关任务进行了电话采访,大多数人都客观的表示了,之前楚南和周云胜的确是有一些矛盾,不过至于这些矛盾,是否激化到导致楚南会因为负面情绪而杀害周云胜,针对这个问题,大多数相关人物,都是持保守态度。所以,这次大家都很关心的周云胜离奇死亡事件,还要待警方进一步的调查,等候水落石出了之后,相信相关部门,会给受害者的家属,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注人民一个交代。”

    很官方,很客观的报道。

    但是在这客观之中,却是不经意间就将矛头指向了楚南。

    对此,很多新闻媒体,已经是将楚门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被这么多各界媒体记者朋友围着,想开馆做生意,也是不可能的了,只好无奈再次闭馆。

    这个情况,楚南早就是有所预料的了,但是很奇怪的是,周云强竟然是来京城,只是简简单单的将周云胜的尸体,给运送回东海市,直接进行葬礼,而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在京城声讨什么,也没有去针对楚南找什么麻烦。

    但是越是这样,楚南就越是心中没底。

    他现在虽然是幸运之下,死里逃生,但是估计要免不了和周云强提前碰撞了,这家伙现在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手段,但不代表他就真的不会做出反击。

    “大伯,事情都安排好了吧?”

    在李氏家族,楚南看完相关的报道之后,向李胜明问道。

    李胜明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你干爹现在去办最后一件事情。只要这些事情都处理干净,那么周氏家族或者周云强就算想要嫁祸于你,也是找不到任何罪证的。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是凶手,说句直白的话,你还是受害者,只不过周云胜实在是自己时运不济,自作自受。”

    楚南点了点头:“大伯,我对这个周云强,并不是非常的了解,之前虽然和他是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对于他内心到底都是在算计着什么,实在是猜不透,外界流传的一些消息,以及他这些年的经历,只是单纯的事件,无法很精准的把握出他的行事风格。——大伯你们曾经和这个周云胜有过什么交流么?”

    “交流嘛,这个倒也不少,不过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好些年前,这个周云强可不像现在这么神秘厉害,当初的他,其实也就和周云胜差不了多少,甚至有些方面,可能是连周云胜都不如吧。不过后来他似乎是看中了夏家的那小姑娘了,哦,就是夏月婵。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夏月婵拒绝了他,从那之后,他短暂的沉寂了一小段时间,然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从那之后,出手必然不凡,这么些年发展下来,可是了不得。这些年,虽然一些商会,偶尔会见到他,但是随着周氏家族的逐渐强大,他慢慢也是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李胜明缓缓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过我感觉,现在的周云胜可以称之为东海市只手遮天的存在吧。”

    “只手遮天的存在……”

    楚南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想起来了之前自己在东海市的那个奇怪的感觉。

    他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能够活着离开东海市,真的是一个奇迹,那个周云强,当初为什么没有搞自己?那个时候,如果他要弄死自己的话,应该是易如反掌吧?为什么?

    难道……

    是夏月婵给自己求情?

    这是一个可能姓,并不一定是真的,但是仅仅是想到这么一个可能姓,楚南的心中就有些犯抽。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尊严上的侮辱,让一个女人为自己求情,而且是自己的重要的女人为自己求情,这更加令人无法忍受。

    而且这段时间,楚南总感觉很奇怪,他隐隐察觉出来,夏月婵和周云强的婚约,是不是并没有解除?

    这是一种奇怪的直觉,伴随着和周氏家族从某个方面打对手开始,楚南的这种奇怪的直觉,就更加的明显和浓重了。

    “啪。”

    “回来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楚南和李胜明同时抬头,看到李英明已经是从外面回来了。

    “嗯。”

    李英明点了点头:“都办妥了,这一次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那就好。”

    楚南和李胜明齐齐点头,而就在这时,李英明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楚南,然后说道:“小楚,跟我来书房一下吧,——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