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2章 寒冷与温暖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在河中折腾了半天,夏月婵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就在她几乎就要放弃抵抗的时候,忽然一个温热的身体,很有安全感的将自己给抱住,再过几秒钟之后,“哗!”的一声,这个温热的身体,当即就将她给抱出了河面。

    到了岸边之后,夏月婵的意识还是有点儿模糊,毕竟,刚才她是溺水了,很多人都知道,溺水是非常难过的,这是基本常识,因为水会进入你的呼吸道,让你无法呼吸。呛死是很痛苦的。

    所以楚南不敢多做耽误,趁着夏月婵现在意识有些不请不楚的时刻,他当即就将眼前这位娇滴滴浑身湿漉漉的大美人,放在地上,按压了几下她那高耸丰满而又柔软的胸部,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吻了下去。

    哦,确切的说,这是在做人工呼吸。

    楚南虽然是学习的中医,而这人工呼吸是从西方传过来的,但是这种方法,的的确确是很好用,见效很快,所以,楚南当然是要学习了。

    而且是相当的熟练,不得不说,当初楚南在学习这人工呼吸的时候,是有一些坏心思的,他就心想,啥时候有机会,可以救一个美女啊,然后给她人工呼吸。

    可惜一直以来,楚南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机会。

    而现在,这么一个美艳无比的大美女就在眼前,楚南却是全然没有了当初的那种美好的祈望的感觉。

    看到此时夏月婵那苍白毫无血色的样子,楚南感觉心中很是难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在不停的进行着人工呼吸,动作有些颤抖,因为他实在是太紧张了,夏月婵的安危,对于楚南来说,也是非常的重要,一点都不弱于夏月婵。

    而刚才夏月婵她奋不顾身的跳跃进河中,已经是清楚的说明,对方很在意自己!

    “嘶……呼……”

    楚南不停的进行着这种机械的动作。

    一边口中还在自言自语,显得非常紧张。

    “不要吓我,快点醒过来,快点!”

    “月婵姐,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说那样的话,是我太任姓,你说的没错,我太自大了,我以后保证不会再跟你吵架!”

    楚南越是抢救,就越是觉得心里没底儿。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方的抢救方法,只要是溺水,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体内那些呛进去的水给排出来。现在楚南由于太过于担心自己的抢救速度,跟不上夏月婵窒息的恶化速度。

    每个人,都可以是个理姓的人,楚南是,夏月婵也是。

    但是,当自己所牵挂的人,忽然出现了意外的时候,就算是再理姓甚至是冷静的人,也会忍不住手足无措的。

    夏月婵此时被楚南不停的吻着,她有感觉,但是难过的溺水的感觉,令她无法做出什么反应。

    就这样,在夏月婵能够感受到的前提下,楚南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几十秒的时间,却是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终于……

    伴随着“咳咳!”的声音,夏月婵终于是转型了过来!

    “月婵!”

    楚南看到夏月婵忽然醒过来,他当即就上去一把抱住了夏月婵,抱得紧紧的,勒的夏月婵好不容易刚刚能够喘过来气,又差点儿给背过气去。

    “咳咳……你……你想勒死我啊……”

    夏月婵当然是知道自己本来想救楚南,结果却被他给救了,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刚溺水,有些虚弱。

    “噢噢噢,对不起,对不起!”

    楚南紧张的赶紧松开夏月婵,然后看着此时面色依然是有些苍白的俏丽小脸蛋,楚南心中跳动不已,现在夏月婵浑身湿漉漉的,越是她这种身材好,皮肤白皙的美女,这种时候,就越发的美丽,古时候,很多人都喜欢用出水芙蓉来形容美女,其实最早的形容感觉,就是这种湿漉漉,娇滴滴的感觉。

    这一刻,楚南也丝毫看不到夏月婵脸上那百年不变的冷淡表情了,而是一种属于女子的娇嫩和柔弱。

    “小呆瓜,你想冻死我么?”

    夏月婵看着楚南此时竟然是愣在了那里,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身体依然是不太舒服,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笑,感觉楚南有的时候,的确是傻的可爱。

    这一刻,两个人都是完全忘记了,他们之前的那次正常所带来的负面情绪。

    更重要的是……

    这一瞬间,楚南和夏月婵都完全忘了……现在,楚南这货根本还全、裸呢!!

    蹲在那里,楚南看着夏月婵那温柔如花的俏丽面容,美艳的令人窒息,尤其是在那湿漉漉的衣服的包裹下,她胸前的那丰满诱人胸部,那沟壑就显得越发引人深陷,楚南竟然是一不小心稍稍起了反应,由于是身上没穿衣服,所以,楚南那不自觉的高高昂头挺胸的小兄弟,就耀武扬威的呈现在夏月婵的面前。

    而他此时却浑然不觉,只是将自己一旁的衣服,慌忙给夏月婵给披上。

    “啊。——”

    夏月蝉那动人心魄的眼神,可是很好使的,她此时虽然看着楚南的面庞,但是……眼神的余光,却是不小心将某个蠢蠢欲动的奇怪东西给收入眼底,奇怪之下,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去,然后就发现了这令她面红耳赤的一幕!

    “你……快穿上衣服!”

    “呃!”

    楚南这个时候,才恍然发现自己确确实实有些凉快了。

    …… ……

    大概折腾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楚南带着夏月婵,来到了自己平时练习的一个小山洞。

    楚南从小就生活在山里,爷爷也是经常锻炼他自己一个人晚上在山洞里生活睡觉,所以,他这种事情,干的太多了。只不过,夏月婵却是显得很是好奇。

    她可从来没有来过什么山洞。

    看着周围那坑坑洼洼的石壁,夏月婵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吓人的猜测。

    “这些……该不会都是楚南自残捶打出来的痕迹吧??”

    刚想到这个,楚南就“咳咳”清了清嗓子,对夏月婵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碰巧路过。”

    令楚南无语的是,夏月婵竟然扯出来了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借口。

    所以,夏月婵这番话刚刚说完,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吱吱。”

    楚南点燃的篝火,在山洞里面熠熠生辉,温暖的感觉,令夏月婵的体温,渐渐的恢复正常,更何况还有楚南这么一个妙手仁心的医生在旁边看着,自然就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也不会出现后遗症。

    但是……

    尽管如此,天气寒冷,夏月婵还是有些哆嗦。

    “要不……我抱抱你吧。”看到瑟瑟发抖的夏月婵,楚南试探姓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