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25章 引蛇入瓮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枪。

    这玩意儿,老陈和他的女儿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真的。

    虽然无法确定此时这个大风手中拿的就是真的,但是无论真假与否,他们都已经是不敢反抗了,对方人多势众,老陈和自己的女儿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从他们的手中逃脱。

    “几位大哥!息怒!息怒!你们要多少钱,我全都给你!”

    老陈也是看清楚了现在的形势,他现在可不敢莽撞的赌博,先不说自己的姓命是否重要,他至少是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跟着以身犯险的。

    “钱?”

    大风冷然一笑,让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我问你,你看老子看上去像是缺钱的样子吗?”

    “那……那大哥您要什么!?”

    “我要……”

    大风忽然嘿嘿一笑,然后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陈小梅的身上。

    看到大风的这个眼神,老陈吓了一跳。

    还不等老陈多做反应,大风已经说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来找你的女儿的。”

    “啊!大哥!不要乱来!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还是小孩子啊!大哥,你要钱的话,我全都给您!我这些年攒了不少钱,有十几万!全都给您!”

    “呸!”

    大风不屑地的啐了一口口水:“妈的,十几万,你打发要饭的呢?——不要跟我耍花样,还有,我也不是那么饥不择食,在我手下的那帮小妹里面,质量比你女儿好得多的,多得是!你把我大风哥当成什么人了?”

    “嘭。”

    说着,大风将桌子上的座机电话往老陈的眼前一丢:“打电话,给那个叫做阿龙的家伙,打电话。”

    “啊龙?”

    老陈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恍然说道:“你……找阿龙,难道,你是那黄毛的人?”

    “哼,还算是你识相!快,叫那个叫阿龙的过来,打电话。——就说你们这里,需要帮忙搬点儿东西,让他来帮个忙,你要是干耍花样,敢说漏嘴,那你就等着……”

    顿了顿,大风眯着眼睛,再次看向陈小梅:“你就等着,你女儿遭殃吧。——虽然大风哥我也不是饥不择食,但是有些时候,多少锻炼锻炼身体也是不错的。”

    “好好好!大哥,不要冲动!我打!”

    陈小梅是老陈的心头肉,他不敢不遵守,但是他不能让阿龙来送死啊,所以,他慢腾腾的拿起电话,迟迟不敢打通这一则电话。

    而陈小梅早就是吓得不敢说话了,听说对方是要把阿龙喊过来,恐怕是要凶多吉少了。所以,迟疑了一下,陈小梅就上去一把阻拦住老陈:“老爸!不要!他们手里有枪,阿龙哥要是来到这里的话,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呵呵,你们倒是感情挺深的嘛!妈的,你们这是演琼瑶剧呢?快点打电话!你女儿糊涂不懂事,你这个当爹的,应该是能够分得清楚局势吧?”

    老陈心里面在拼命的挣扎,但是……

    最后对于女儿的爱,大于了所有的一切,老陈逼不得已,最后还是打通了阿龙的电话。

    另外一边。

    阿龙接完电话下意识的挂断。

    “你们几个,唉,真是的,这是愿意跪着,就跪着吧,我现在有事情要去忙,你们一会儿千万不要擅自闯进去,否则会惹师父生气的。”

    虽然这些人现在还没有拜在楚门的门下。但是现在阿龙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不小心就带有了一种大师兄的感觉,也许他是在这种环境之下,有些潜移默化的下意识吧。

    “嗯?大师兄?这么晚了,要出去做什么事情?”

    “哦,是老陈家让我帮忙搬个东西,还记得那个陈小梅吧?就是上一次在夜朦胧酒吧,我救下来的那个小姑娘。”

    “哦哦,我们想起来了,呵呵,我说大师兄,你不会是和那个小姑娘有点儿什么关系吧?这么关系她?”

    “别胡说!小梅还是一个小孩子,不说了,这大晚上的,他们家需要忙活搬东西,我得赶紧过去,不然的话,就会忙活的太晚了。”

    说着,阿龙就站起身来,朝楼洞口下楼走去。

    看着阿龙离开之后,这十几个人脸上也是纷纷的挂起笑容,眼神之中有些迷茫,但依然是充满了期待。

    “哥几个,你们说,要是楚大师愿意收咱们为徒,以后和阿龙成为师兄弟,是多么痛快的事情!”

    “是啊,阿龙哥,哦,是大师兄,他是一个好人啊,而且那个楚大师更好一个好人。要是能够进入楚门,说不定以后楚门发展起来,咱们就能够光宗耀祖了!我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劫富济贫的大侠!”

    “得了,你就不要鬼扯了!都什么时代了,还什么大侠。——不过,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么晚了,谁家还要搬东西啊,你说大师兄,是不是偷偷的和那个陈小梅幽会去了?”

    “有可能!——不过大师兄平时看起来就是一个木头,不可能泡妞水平这么高吧?”

    “说来也是啊……”

    正在众人感慨的时候,忽然,领头的人的手机响了。

    “嗯?这么晚了,是谁给我手机打电话?”

    拿出来一看,这家伙无奈的说道:“是阿区,这家伙,平时跟咱们在夜朦胧打工的时候,就挺滑头,现在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谁知道啊,你接一下。”

    “不接,咱们都说了要和以前的人断清关系,怎么可以接电话。”

    “这又不代表什么,说不定是酒吧补发咱们的工资呢?咱们现在虽然辞职了,但是若是补发工资的话,多少也是能够让咱们保证半个月不饿肚子,对吧?”

    想了想,他也是想通了,的确,接电话也不代表什么。

    于是,他接起了电话。

    很快,电话那边就传来那个阿区冷嘲热讽的声音:“哈哈,阿强,你们辞职了?哈哈,是不是被之前揍怕了?真没出息,吓跑了吧?”

    “你大晚上给我打电话,就是说这些没用的?”

    “呵呵,我只是要告诉你们,你们离开的真不是时候,怂啊,今天你知道谁来了吗?大风哥!hongkong混的大风哥,带着枪来了黄毛哥这里,今天晚上就去香饵街找场子去了!你们这些怂货,没福气了,不能跟着涨威风了!你们啊,就一辈子没出息吧,我以前就说过,你们不适合混这个社会,太怂!”

    其实对方,就是打电话来冷嘲热讽的,但是,阿强却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嗯?”

    阿强闻言一愣,随即面色就变了:“你说……什么?大风哥?带着枪……来了香饵街?!!——什么时候?!”